今国人一如百年前“麻木不仁”,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空前盛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未雨绸缪,居安思危,待有生之年得见中华之猛醒。
  • 老罗海淀剧院演讲(文字版) - [照镜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ajiaao-logs/128611388.html

    总结了老罗在海淀剧场演讲的一些文字,全部为手动打字,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谈中国电影:

    我一直想做电视或电影的广告设计,我在03/04年在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过电影导演系的进修班,当时我的目的是拯救中国电影,但是我还没来得及拯救,中国电影已经火起来了,但从商业讲,中国电影已经很成功了,越来越对的生意人扑到这个行业来。

    我们当年学的时候,中国电影还比较惨淡,艺术上也就那么几个大腕儿,所以当时我跟我的学生叫嚣“我要拯救中国电影”。到了今天终究没有做成,其实最主要还是一个钱的原因,电影这个行业比较讨厌,想达到能播出的专业级别,至少需要三五百万,这是最低最低的要求了。

    我出去吹牛行、跟朋友扯淡行,但你让我坐在一个土财主面前,道貌岸然地把他兜里的钱掏出来给我去拍电影,我就特别不擅长,每次说实话的时候我都会浑身出汗。所以一直以来就没有忽悠到别人的钱去拍电影。

    但那时候我也没有创业的年头,现在我做了生意,觉得做生意很好,现在招生基本是几何倍数增长,所以给我三五年,让我拿出几百万拍个电影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到时候的话,它带来的快乐是显而易见的。

    你拍一个电影,首先要去跟人家骗钱、看脸色,这已经很痛苦了;接下来还要给一群神秘的中老年的老头老太太、广电那口(决定了中国人能看哪部电影不能看哪部电影,像我的偶像宁浩老师拍了一部新电影,这帮笨蛋说不能看,于是我们就都不能看了)审查,为什么受限制于他们呢?如果制度性的问题不能改善的话,你凭借个人能力增强,也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当我开了公司后,我就很爽地想,当我有了500万,我就自己去砸。我拍个电影,不要回报,不送审,我自己写个剧本,自己拍,拍完了不送审,不在国内播,用不着,老子有钱!然后呢,能发行就到海外去发行,中文电影在海外肯定是小市场,国内这块大市场就让它丢了,所以大家都低三下四地去看那帮笨蛋的脸色,就是不愿放弃国内市场……我们不想在国内放,我们全部制成盗版光盘,全世界免费发放。

    就像我的偶像艾**老师那样,他做了好多盘,免费发放。你这个很难抓他,首先说是盗版光盘都是不准确的,版权是老子的,怎么是盗版呢?第二呢,你说我非法制作光盘卖钱,老子是白送的。如果你拍的电影足够好,中国的文艺青年人手一张盗版碟,那它的影响力远比在院线播放好得多。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我对制作电影一直都是有热情的,我的剧本也一直在推敲着,但是做了商业培训机构以后,刚开始的一个幼稚的想法是,我可以拍一些有好的创意的广告宣传片拿到网站或者电视台去播放,但实际操作完了才发现,这些全是烧钱的活儿。电视台播放一秒钟多少多少钱,浏览率高的网站上,按点击量也特别的昂贵。所以中小企业从没有在电视打广告的,打不起。所以空有一身本事,就完全浪费掉了。

     

    谈迷笛广告:

    有一年春天就莫名其妙来了个机会,大家知道“迷笛音乐节”对吧,迷笛学校的校长张帆跟我有个共同的好朋友,介绍我们认识,我作为迷笛音乐节的老粉丝,提出我愿意在今年春天迷笛音乐节开始之前,在网站上给他做一个免费的推广广告,打了一个多月。

    后来张帆校长找我吃饭,提出愿意在现场(大家知道迷笛音乐节吧,多的时候会有8-10万人,现场会有大屏幕,在两个乐队的演出的间隙里会滚动播出一些商业的广告)给我们播放一支免费的广告,如果我们愿意,可以制作一个40秒到1分钟的宣传片给他们播放。

    我当时听了之后就非常的高兴,因为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拍点什么东西一口气给十万个年轻人灌输一下,扩大我们的知名度。但回来商讨之后呢,发现这个东西虽然是个难得机会,但本质上是个非常尴尬的事情。

    有些朋友可能没有去过迷笛音乐节,我们来看一下是什么样的局面。白天到晚上,很高兴的一群年轻人,一个非常好的节日。如果再走近一些呢,通常会看到一些这样打扮的年轻人(大屏幕上朋克党画面),我并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他们赶上了好时代,如果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好时代,可能我也会打扮成这样子,我不觉得这有任何的不好。但是请允许我认为,他们看起来实在不像是想学习的样子。

    这里面就有一个尴尬,你是搞教育培训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你对着这么一群年轻人打一个“教育机构”的广告,这个效果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傻不傻的问题。这个愚蠢程度直逼跑到一个“世界老年妇女大会”打“卫生巾广告”,对着一群绝经的妇女,告诉她你的防侧漏技术多么先进。

    所以我们回来讨论几次后觉得非常的尴尬,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对着这样一群年轻人打这样的广告,最终可能当选“年度最蠢企业”。所以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放弃这个宝贵的机会。

    但是中间介绍的这个朋友很不开心,给了我很多个人感情上的压力。“你看我好不容易给你找来这样一个机会,你怎么就想不出来一个好主意呢,我就不信你想不出来,说你能!你能!我看好你哟!”在这种压力之下呢,我被迫整天加班、熬夜、绞尽脑汁去想。

    要解决三个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问题。

    第一,这广告要看起来不傻。这已经很难做到了,作为教育培训机构,跑到摇滚音乐节上,对着这样的一群年轻人,唉,这已经几乎不可能了。

    同时,还要做到自身跟现场的活动有一个契合。比如一般去这样场合打广告的都会是一些年轻人的潮流品牌,生产乐器、音响设备或唱片的,去这种地方才会本身与活动有个有机的契合。如果你是生产锅碗瓢盆的,尽管这些人肯定也是用锅碗瓢盆,但你去这里打广告就会造成模糊的定位,甚至是愚蠢的。

    所以,第一是不傻,第二是与活动有机的契合。如果竟然能够晚上这两个使命,我们不免奢望,能不能让这样一群年轻人看了你的教育机构培训广告后产生某种共鸣,竟然产生了学英语的兴趣……如果能够做到,就是一个完美的、获奖都不过分的广告。

    最后我在家里苦思冥想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点子,把这个广告完成了。看一下一分钱都没有花的一个广告,只是想到了一给点子,然后跟我们的许老师两个人晚上剪剪就弄出来的一个片子。我再啰嗦一遍,它第一看起来不傻,第二跟活动本身有一个契合,第三,竟然让这么一群年轻人对学英语产生了一点点兴趣,以至于给我们打电话来了。

    (播放广告 欢呼鼓掌声)

    广告地址: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1NDY2NzA4.html

    第一遍看相信你们已经完全看懂它传递的信息了,但是这还不够,一个完美的广告,每一个细节都是无懈可击的,只有偏执狂才他妈能生存!声画同步是毫秒级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完美的,想出创意后完成广告只用了两个小时,然后两个通宵进行声画同步,用了六首摇滚歌曲的局部拼出来的,你看到那些貌似无意义的字,其实都是跟音节接近和吻合的。

    (二次播放)

    我们当时拍了这个广告之后由于极度的不自信,就发了一个帖子在校内和优酷上,标题叫“可能是史上最酷的英语培训广告”,怯生生地发了这个帖子,可想而知引起了群众的极大愤慨,他们纷纷留言破口大骂,赶紧把“可能是”去掉!在这种强大的、不可阻挡的民意面前,我们可耻地屈服了。然后我们再转帖到其他网站时,就都用了“史上最酷的英语培训学校”,这就是民意的力量。

    稍后不久,又有人提出新的建议,“你这个应该去看本质的东西,比一些表象的东西可能更重要。”为此我们董事会很惶恐地开了几次会,来讨论我们是不是“史上最酷的英语培训学校”?最后大家认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谈最酷的语言培训学校:

    当然这个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因为英语培训行业本身就是很土鳖的,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在这么土的行业里,想做到酷一点其实并不是很难。为此我们进行了仔细地研讨,讨论为什么我们是史上最酷的。

    我们找到了一些没有那么酷,让我们成为最酷的都是非常庸俗的东西。挺质朴的东西,最终证明了我们是行业里最酷的英语培训机构。

    首先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的教师拿的是行业里最高的薪酬,同时我们奇迹般地不缺理想主义。这个很重要,因为你去给人家打工,你图什么?要么就是钱,要么就是有个奔头。一般说来,给你个奔头的企业不会给你钱,给你钱的企业懒得给你个奔头,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我们这两个都不缺。所以对从业人员来讲显然是很爽的选择。

    除此之外,我们的教师也认为我们确实是国内一个比较酷的小破机构,我接下来要讲的都是一些很朴素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使得我们成为行业里最酷的一个机构。都是一些非常朴素的东西,在正常的国家、社会里,正常的企业都应该做到的东西,但是,在我们国家由于某种原因,几乎没有做到的。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些庸俗的东西。比如说,加班费。

    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是在国内企业上过班的?基本所有的中小企业是没有给过加班费的,包括上市网站。今天四大门户都来了,我知道其中有两家网站,都是海外上市网站,按照规定企业加班费肯定是给的,但是给的方式是,自己去填一个申请单,见四个领导盖五个戳,把整个领加班费的过程设计是一个屈辱性的过程,所以新人来了尝试过一次之后,宁可死也不会去领第二次加班费了,太他妈丢人了。

    所以这些朴素的东西,大多数企业做不到,所以我们用一些很庸俗的东西让我们成为一家比较酷的国内中小企业。五险一金,在国内法律里每一家企业必须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但我没见过给办的,我们这里的员工全部缴纳五险一金。带薪的年假,这难道不是大企业提供的东西吗?

    我经常在开会的时候跟我的员工说:“你看,咱们这儿,除了不大,什么都是大的。”

    我们在公司里所有的标准都是大企业的标准,但实事求是的说,我们不大。既然这个结果是这么荒谬的,那我相信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它会发生变化。

    接下来还有一些东西,也都是很庸俗的东西,大家不要抱什么期待。在我们最吃力的时候,亏损最严重的年份,也给员工发了年终双薪。还有一个经常被我们员工津津乐道的一个事情,我以前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我们公司用的无论是windows还是苹果,所有的软件全都是正版的。(掌声)你看这些本来是最基础的东西,但在中国,由于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土,这些基本的东西都没有。

    经常有些员工新上班没几天,跑过来激动地找我说:“老罗,我今年28岁了……”我说:“行了,回去干活儿吧。”他说:“什么意思?”我说:“你不就想说你28岁了,没摸过正版的windows和office吗”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因为前几个员工都说过了,赶紧干活儿去!”本来都是一些基本的东西,但由于某种原因,大家都做不到。

    当年朱**总理在某财经院校对财会专业的学生做出了非常简单的要求“不做假账”。在这样的学校毕业的中国学生,在过去的多年里一直在国内的中小企业混的一个会计,来到我们公司以后,特别惊讶地发现我们竟然只需要做一套账?

    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大家都做不到,所以我这辈子经常被人夸的时候,同时又产生一些非常矛盾的心理。就好像我办了一个牛博网,大家都说我很勇敢,被**关了四次的一个网站,现在还不屈不挠,阉割了一个在国内开,完整的、有种的跑到国外流亡去了,然后说老罗你真他妈勇敢,你是不是经常被叫去喝茶?其实我还没喝过茶。

    我从来都不觉得我有多么勇敢,我只是有一点点勇敢。在普遍怂货的局面下你就显得非常勇敢。就好像你生理上只是正常,但在一群阳痿面前,你就是一个猛男。

    所以,我做企业时候的感觉也是差不多的,我们没有什么特别优秀、特别牛的东西,但是我们做到了一些基本的东西,于是就卓尔不群了。


    谈“自大”根源: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看过或听说过这样一本书,里面有一句中国的老百姓包括文盲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我们都相信赚钱、积累财富都是有原罪的,我们都是双手肮脏的赚到钱然后洗白白转身成为社会上受人尊敬的人士。这样解释了为什么我在08年创办企业时受到了那么多的辱骂(老罗,你变了……只不过我没有买到枪)。

    其实我在08年创业的时候,《新京报》派了个美女记者过来采访,好像本来是要发个豆腐块,也许带着某种猎奇心理,比如“芙蓉姐姐的七弟办了个教育机构”,找我采访了一下。当时我记得我跟这个记者吹了四个小时的牛。

    前两个小时我还有点拘谨,因为办公室的同事都在,不隔音,你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至少听过400遍了。就好像我的老婆在,我也吹不出来,因为她至少听过1000遍了。后来6点我们员工都下班了,然后,后两个小时,我就甩开膀子,完全翱翔……给她吹了两个小时我办企业的理念,最后听得她眼眶里全是一些晶莹的小东西。最后我也受到了感动,你知道那种情景是会把自己也带进去的,你为的是感动别人,最后你傻了吧唧地自己也感动起来了。

    当时我就跟这个美女记者撂了一句狠话,我说:“我们的机构来到世间,从头到家,每一个毛孔,都没有一滴血和肮脏的东西。”

    接下来的结果就是,这篇文章出了整整两个整版的文章,因此带来了一些好玩的事情。一些培训行业里面的老大哥给我打来电话说,老罗,我不知道谁给你投资的,但你财力真他妈雄厚!在新京报这样的报纸上发整整两大版的软文,你他妈多有钱啊!你说你花了多少钱?

    我说,我没花钱,我就给她讲了一些我的想法,她就觉得说的挺好,她就给发了两个整版。然后老大哥说,小罗,你这样不好,真的,我们都是一个圈儿里的,你没必要这样,你伤了大哥的心了。

    我当时一个劲儿告诉他这不是花钱买的软文,他死活不信……最后我就意识到一句话:“在妓女的眼中,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是不卖的,她们对听到‘女人不卖’能理解的上限,就是‘是不是价格谈不拢’?”最后考虑到这点,我只好可耻地屈服了,我问,那你们以前都花了多少钱?他给我说了一个数字,我说差不多吧。然后他马上如释重负,说,这就对了嘛!

    我一直在警惕一个事情,就是“我真的做的没有多么高尚,但别人实在是太差了”。我的“自大”是这帮兔崽子的“自小”导致的。我们本来都不用自大或自小,“自中”就好了。但是一群王八蛋围着你献媚般地自小,逼着你就膨胀起来了。


    作为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老罗用自己的成功,鼓励着这个国家其他与他一样有理想主义的人坚持下去。

    分享到: